冠状病毒COVID-19大流行使教学过程发生了改变。有关远程学习的实现方式,各教研室在线会议很常见的原因,年轻学者如何进行自我隔离,经济学系教育活动副主任维克多·季托夫做出了如下陈述。

titov

切换到远程学习的算法是什么?

得益于本校管理人员、行政人员和教师的高度协调高度专业化的工作,我们迅速转入了远程学习。我必须要指出的是,在过去三年的教育方法委员会会议上,我们经常考虑在教育过程中引入现代教育技术和电子学习。此外在这段时间里,经济学系的团队已经开发了30多种关键主题的在线课程。我还要感谢总统科学教育理事会青年科学教育事务协调委员会的同僚们,他们提供了向远程学习并行过渡的丰富经验。

因此,当我们专业方向的学生切换到远程模式时,教育质量并未受到影响。由具体教师会同教育项目主管,针对每个科目的方法、形式、信息教育技术,并根据科目的目标和任务、所培养能力的特点、电子信息教育媒介的服务能力(圣大电教媒介和其他媒介)做出决定。为了使所有教师在使用远程教育技术方面达到高效率,我们准备了一整套使用说明和建议。

提供哪些形式?学生是否实时观看讲座课和讨论课,是否使用在线课程?

根据具体学科,可以有三种选择:使用在线课程完全代替该科目;使用在线课程代替部分科目;使用远程学习技术独立进行教学而不牵涉在线课程。

在第二种和第三种方案中,使用了同期和非同期两种方法用于讲座课、讨论课、咨询棵。同期方法使用在线技术、电话会议以及在线视频会议,可以实现在线课程和移动协作,包括音视频(流媒体)转播、文本聊天、使用电子黑板、师生实时查看的屏幕演示。这种课堂形式对于讨论课、应用学科的实践课尤为现实,它允许学生与老师之间进行充分交流,监督学生的工作。将此类课程录制下来,上传到电教媒介中,并在独立工作中提供给学生,这一点十分重要。

对于非同期方法,则是教师预先准备视频、音频或其他格式的材料,并将其上传到电教媒介中交由学生学习,并在论坛、维基页面、企业电子邮件中进行交互。

个人认为,最有效的和最佳选择是合成方法,某些材料以视频、演示文稿、摘要、实际案例文本的形式呈现时,另一部分以在线模式播出,此外作为补充,学生还可以学习在线课程,甚至是跨学科的关联主题。按理来说,此举不仅强化了经典大学的关键竞争优势,而且能够创建多样化且灵活的课程,使学生尽可能多地参与教育过程,并培养他们新的独特能力。

如何组织学生与科学教育工作者和方法学家的互动?你们遇到了哪些困难?

我们使用各类可用于远程学习技术支持的工具和服务来组织互动。为了构建课程,加载材料,并为课程实施提供指导支持,我们主要使用BlackboardLearn and Moodle学习管理系统(LMS)以及GoogleClass服务、OneDrive云服务、GoogleDrive云服务、Dropbox云服务、YandexDisk云服务。

通常,创建视频课程会使用Windows、MacOS以及PowerPoint和Keynote程序的内置功能,录制的讲座不仅要放在LMS或云服务中,还要放在Youtube上。我想指出的是,在向远程学习过渡的早期,圣大信息技术管理服务处的员工为我校教师在特别搭建的教室中录制专业且高质量的录音提供了保障。

为了创建任务、加载任务、指派任务、进行自查和学业测验,我们使用Blackboard,其他诸如Google Forms、Edpuzzle、Formative、Surveymonkey、H5P、Kahoot!、Quizizz、GitHubClassroom、Polleverywhere、Socrative、Wooclap、 Flippity、OnlineTestPad、Acadly等服务也很有效。

对于使用视频和(或)音频实时进行的讲座课和讨论课,我们使用Zoom、Skype、Discord、TrueConf、Webinar、CiscoWebex视频会议服务。为了优化时间,学生在社交网络(例如VKontakte)和(或)即时通讯程序(例如WhatsApp、Viber、Telegram、Hangouts)上分组讨论并解决当前的学习问题。

另外,不能忽略包含MicrosoftTeams平台的多工具软件包Microsoft365,该软件包可以以秘钥方式组织远程学习。企业电子邮件在协调师学工作中也发挥了宝贵的作用。由于我校订阅的电子资源范围很广,并且圣彼大电子教育资源开发中心提供了在远程学习中使用某些软件产品的培训视频,因此我们没有遇到困难。

我还要指出,圣大订购电子资源的供应商大大增加(近三倍)了我们专业方向俄语电子书的获取范围。尽管如此,我想强调的是,进入远程学习世界的这一段奇妙旅程,伴随着每一位我校员工的艰苦努力和无价贡献。学生们也给予了很大的支持。我们大家必须团结互助,相互支持。

科学教育人员之间如何互动,是否举行教研室会议?

在第一周时,科学教育工作者团队不得不7X24全天候工作,以确保学习过程的连续性。我们使用电话会议、各种服务、企业电子邮件与同事一起工作。如今,使用创新的数字解决方案进行沟通协作,执行集团任务,召开部门会议、学术委员会会议、教学法委员会会议非常普遍。

如何组织学习质量监控?

每位教师在其科目框架内会提前提醒学生即将发生的教育事件,包括他们应该完成的任务,以及在下一阶段要完成的任务(包含明确期限),并且还持续监控学生在科目学习方面的进度,以提供个人帮助咨询,使用上面提到的技术工具和服务告知学业成绩。教育项目负责人和学院学生会主席定期将新出现的问题告知系主任办公室。

出勤情况如何?

我们设法创造出一个舒适的学习环境,这有助于营造学生的高出勤率和高活跃度。每位教师在其科目框架内监控教育过程的进展情况,登记学生出席课堂的虚拟出勤情况(例如通过Blackboard进行考勤)、完成作业情况、按时完成任务情况等。

其他学习形式呢?

对于非全日制基础教育项目和继续教育项目,实施远程学习的过程与全日制基础教育项目并无不同。也按照圣大的电子课程表一起上课。

在线模式中最意外的是什么?

充分发现DOT使用的各个积极方面,另外难以在IT市场上的大量产品中确定最有效和最“用户友好”的软件。

您同时也是系青年学者委员会的主席。隔离对青学委产生了什么影响?部分工作转到线上了吗?

本学期,系青年学者委员会的目标是高水平地开办两个有关新在线资源的项目:组织举办经济学方向2020年学生和毕业生顶尖科学期刊论文竞赛;组织举办“俄罗斯当代经济发展”国际青年学者和经济学家会议,后者将作为2020年第四届国际经济研讨会的一部分,该研讨会是为纪念圣彼得堡国立大学经济学院成立80周年举办。但是我们已经做好准备,因为早在流行病状况恶化之前,就已经开始了理事会工作业务流程的数字化转型。

青年学者们有更多时间积极参加总统科学教育理事会青年科学教育事务协调委员会的主要在线项目,我是该委员会的成员:“科学中的我”旨在吸引科技领域的青年,在其框架内青年学者可以社交网络上谈论他们的业绩、成就、科学工作、学术工作等;还有ScienceID,它是首家全国性的青年学者实名交流服务平台,是国家政府机构、科学组织、青年学者社区和企业界代表之间互动的独特平台,其工作旨在培养青年科学领袖,促进青年学者团体的团结,共同解决俄罗斯科技发展的问题。

仍在计划中的包括组织针对青年学者的“俄罗斯带头人”全俄行政人员竞赛“科学”方向获奖者的公开在线大师课程,该课程由总统科学教育理事会青年科学教育领域协调委员会联合举办。

我与协调委员会的其他同事一样,非常荣幸能够为专业活动提供专家咨询支持,我可以信心满满地说,组建国家科学技术带头人社区的目标已经实现。